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>玄幻魔法>破天界域> 第十一章成长日志1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一章成长日志1(1 / 1)

夜幕悄悄盖过天空,随后从山顶毫无遮掩的露出脸来,大方地把月光洒向这片群山及群山夹缝中的小村庄。

微风轻拂,整条山沟飘起一阵阵浓郁的花香——满沟的药材苗,到这段时日,才把它们一年中最艳的光彩展现出来。

这也预示着:这村子的希望即将实现。

几千年来,藏在蓝族人心中的结也可以打开?

反正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至少这个中秋,全村人吃的可是外面人送来的月饼。

村东头,斜坡上那颗巨大的树,被月光拉长了躯体,把整个村子覆盖在它的阴影中。

树下,面对月光坐着个老人,有两童分偎在他左右两腿之上。

三人融成的画面被月光染成银色,仿若仙界的仙翁及仙童。是嘛,看那轮廓都有三寸光晕包裹。

就是不满于这月圆之夜还躲那树的阴影中,祖孙三个才出了村子,来到这树的明亮面。

爷爷名丁洪,已至耄耋之年。孙儿丁浩,孙女丁彤,两小童是对孪生兄妹,年方七岁韶年。

低语轻音,老人正讲着仙人的故事:吴刚和嫦娥,还有玉兔……

这些个故事,兄妹俩这是听第四遍,数着呐,从能够记事的那个中秋开始,每年讲一次。同样的地点,同样的场景。

第一次听得懵懂,过后能够记住的就是打断了的句子,连不成段落。

第二次听了个大慨,明白有两个仙人和一只兔子。

第三次就好得多了,能记住故事的情节。童心开窍,还有了些天真的想象。

这次再听,应该记得彻底,想的全面。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还有,要刻意记住这个夜晚,也许以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来感受这样的场景,氛围,也就不会有这意境和遐想。

因为明天兄妹俩就将走出这大山,去到城市里的学校上学。

这又是另一个破天荒。

山外来的那些人的劝说在其次,洪老的一句话就是这村子无人不遵的圣旨。

洪老说:“被发现,说明外面的世道已经安宁,那么下辈人的命就得顺应,改变。”

其实,就连洪老都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。只因这大山里的年轮已经被历史甩下几百年。

第一批进来的人们,刚开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观。

眼见这样一个巴掌大的甲谷里,依山脚缓坡,矗着二三十间石头墙,茅草盖的“房屋”。低矮,简陋得不及他们家的狗窝。

第一感念:这就是原始人的部族聚落把?

见到了人也就释然了,不是身披树叶兽皮,却穿着麻棉混纺制作的明制汉服!

呵呵,典型的“上承周汉,下取唐宋”,就是朱元璋制定的“男子戴四方平定巾,着杂色盘领衣……女子襦裙,背子,袄衫,云肩”等等的民间服饰。

就是生活方式,行为举止,语调语气都还停留在那个遥远时代。仿佛那时的时间节点,被定格于这大山之中。

按说这都二十一世纪后半叶了,这样的村庄,这样的人群,早不该存在。

单就说天上那么多卫星,时时扫描着地球上的每寸山河土地,早该发现了嘛!

哦……怪只怪这山太高,而且一年四季日出之时,这山沟就只在浓雾之下,只有日落之后才得见青天月出。

呵呵,云深不见当头日,只知夜月照天晴!

也许就是这样温和,平静,萦绕不散雾气的浸润,这里的人才由原始的强悍乖张,变到如今这样的柔和质朴。

是啊,这山村的历史应该很久远。也许陶渊明老先生当年来过这里,证据就是这里有许多的老桃树。

这里的人全部姓丁,据说皆由自古长在村东头,如今得要十个成年人才可合围的丁木树而来。

人跟树姓,可见这树之久远,命格之神圣。

最奇的是这里的人口,据说历史以来,这里活着的人数一直保持一百整数不变。生一人,必死一口,就是定律。

就在前不久,丁盛家的媳妇刚生下孩子,丁盛的母亲就暴毙而亡。

这样的事经常发生,若不死老人,生下的孩子必定夭折。

人们也是见怪不怪,不会探究原因。

这里的日照不足,甲谷里几百亩水田和坡地上各种庄稼,果蔬,桑麻,棉花等却生长旺盛,完全能够供养全村人口生存。

丁洪就是族长,他之下还有几个长老。他们各司其职地负责土地调配,人际关系,后辈教育等等事务,共同维系着极具凝聚,管理,约束作用的宗族制度。

偶然闯入的一群驴友,带出去他们在这里的发现。另外再来的一批人,则有了实际的行动。

他们自称工作队,,将全村人口进行登记造册,教大家说现代语,讲普通话。又做了方方面面的调查,还把梯田,坡地的土都带走一些。

这批人再来,就大刀阔斧地改造起人居环境,建起比之前好太多的房屋,但他们说这是临时的简易版房。

反正这些人,力所能做的都做了。包括从山下背来过冬的衣帽,鞋袜。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

这样的种种,取得了全村人的好感和信任。

及春至,这群人就告诉大家伙:不要再种粮食,棉麻等农作物了。

他们发给草药种子,把田地全种上中药材。

当简易公路修到进出村子,长达两千多米的溶洞口,村里人才发现原来机械作业,阔宽溶洞是那样的轻松,简单。若不是工作队的解释,他们几乎都把那样的机械当成钢铁怪物。

小车进来了,领导看望大家,并把带来的粮食及一应生产,生活物资分发到每家每户。

他们作了保证,在所有土地上种的药材没有收益之前,全村人的生活都由他们提供……

全是新鲜得不能再新鲜的事!

完全的信息是:一家公司承包了丁木村。先养后取,三年后,家家都能盖上砖瓦房,从此过上小康生活。

反正要造出一条永久的生财之道,让这里富裕起来。

企业,承包,小康……又全都是新词!

还有新鲜的:全村所有学龄儿童,都要送到企业所在的城市去上学。还说,目标就是从根本上实现永久性的改变。

洪老感动的说:“不要辜负了这样的关怀,出去的孩子们,赶上了好时代。”

丁浩兄妹及一众小伙伴们也很期待。

故事讲完,月亮挂到树梢头。回望村子,月光下仍旧朦朦胧胧。

兄妹俩从爷爷的腿上爬起,仰望月亮一阵后,把目光投向繁星点点的更广空域。

“爷爷,为什么月亮周围没有星星?”女童音甜美得令人陶醉。

“那是月亮的光辉掩盖了星星的微光。”老人这时声音有些沙哑,听起来沧桑:

“其实星星一直都在的,只是……”

“爷爷,他们说天上的星星,就是地上的人,每个人对应一颗星。”男童音也很动听,只是带有与其年龄不相付的老成:

“天上星星闪闪,有一颗星陨落,地上就有一个人死去。是这样吗?我爹娘……他们那两颗星星是不是还在天上?爷爷。”

“听他们瞎说!”老人有点生气,仍还给出他自己的解释:

“那样高远的星星,它们对应的可是世间的大人物。比如文曲星对应地上的文状元;武曲星对应地上的武状元;帝王星则对应世上的一方帝王……

唉……你们的爹娘……与他们对应的两颗星星应该不在那样高的层面。”

爷爷的说辞和叹息,使兄妹俩倍感失落,但仍旧期待。

明日一走,何时能回?心智远超同龄的俩小孩真的向往有父母的着落啊。

“我们蓝族人,因守护而存在,又因守护而被限制。几千年来,有过几次改变的机会,但希望又被带来改变之人的离去而中断……”爷爷却讲起这个。

“一切该是定数,生一口,必去一人。因你们兄妹同时来到这个世上,所以你们的爹娘也要同时离去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兄妹俩同时惊呼,又同时问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别问为什么!也是明天你们要离开,爷爷才破例告诉你们这个。”

说起出去,爷爷又是期许:“也许这又是一次机会降临到我们蓝族。

我要看看你们从那溶洞走出去后,这个村子是否能够添丁。

若如是,也就算打破了禁制。说不定,我们蓝族从此就繁盛了呢?”

“哦……”丁浩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一些事。

可丁彤却仍然执着:“爷爷,刚才您说我爹娘是去了,离开。并没说是死了。我就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。”

丁洪看着孙女很久,终是被这执拗给打动了。

“于是爷爷带我们兄妹去到了那个地方,见到了爹娘。他们啊,现在还在那里,仍有生的希望,却无活的气息……”

施朗讲到这里,见晏芷早已闭目就停了下来。在他想来,晏芷一定是累了。

怎不累呢?今天她可是费了老大精神!

可是,也就停下几秒,晏芷却睁开眼,轻声问:“咋不讲了呢?我听着呢。”

同时,轮椅上的吴光也睁了眼,同样的要求:“讲下去啊,施朗,你的童年一定很精彩。”

“老师?您……”两个人很吃惊。

吴光笑笑,说: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
“哦……”施朗反应过来,有些尴尬。

“我是问您怎么留下啦?”

“最后一个到达那里,不知怎么的,就把我剩下了。”吴光解释。

施朗看向晏芷。

晏芷赶紧解释:“不会这样,我设定的就是三十一个。”

“哎呀,管他呢,反正我不去,也是坚定相信你们的每一句话!”吴光讲。

讲完马上又问:“施朗,你在那里建起了太空天梯?所使用的是太空太阳能,通过激光束传回来的能量吗?”

不等回答,又有所想:“精妙啊!将太阳能,通过微波的形式传输到山顶的接收盘,再转换成能量,又用这样巨大能量传输意识体这种无质量的……”

再又无比兴奋地:“这真是破天荒地开辟出一条探索太空的大道!”

施朗又看眼晏芷,晏芷马上就提醒吴光:“老师啊,我们可是刚刚回到地球啊。”

“不,不,不。”吴光仍在兴奋之中:“你们一定瞒着许多秘密。”

晏芷只好对施朗说:“还是接着讲你的故事吧,让吴老听下去他才会安静,也才能理解更多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