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>都市言情>小祖宗她作天作地> 第五十一章车祸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五十一章车祸(1 / 1)

陆思妍高高兴兴的收拾了自己衣服,这次放三天假,她可以好好玩了!

“收拾好了吗妍妍?”叶颍丝身穿一条长裙,外搭一条米白色外搭,温婉且惊艳。

“好了好了!”陆思妍拿好自己的东西从房间出来,牵上叶颍丝的手,跟她一起下楼。

陆思渊已经提前开车去准备住处了,陆思妍跟爸爸妈妈坐一辆车。

陆宇恒开车,陆思妍跟妈妈坐在后座黏黏糊糊,说着小秘密。

变故来的太快,谁都没有反应过来,甚至陆思妍跟叶颍丝脸上还带着幸福的笑。

货车与轿车相撞的巨大撞击声,刺耳的刹车声,玻璃碎裂声,在一瞬间钻入耳中。

血色在眼前蔓延,陆思妍被叶颍丝护在身下,直至眼前黑下去,没有一丝亮光……

医院里乱成一团,一个个的人被推进了手术室,陆思渊靠坐在手术室门外的墙上,一只手沾满了鲜血,另一只手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没过多久萧锦楼一家赶了过来,萧锦楼也没说话,在陆思渊旁边靠着墙。

夏影后耐不住担心,只得问: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陆思渊把手放下来,低声道:“……不知道,都在里面。”爸,妈,和妹妹,都在里面。

夏馨没再说话,靠在萧越彬身上,一起静静地等着。萧越彬搂着她,安抚的拍拍她的肩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术室门开了,“家属在吗?家属?”有医生拿着几张纸出来。

陆思渊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,“在。我是家属,怎么样了医生?”

萧锦楼也转过身子,看向医生。萧越彬和叶颍丝也跟着凑了过来。

医生没回答只程序化的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,“家属签一下病危通知书。”

陆思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抖着手接过来,“……好。”

签完病危通知书,像是耗完了他所有的力气,靠着墙慢慢滑坐下去。平日里的镇定全都没了,狼狈的坐在地上。

萧锦楼蹲下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的担心不比陆思渊少,陆思妍从小被宠着长大,哪里受过这样的伤。

阮小鱼收到消息从片场赶过来,看陆思渊颓废的坐在地上,什么也不问,跟他一起坐在门口,抓着他的手陪他一起等。

最先从手术室出来的是陆思妍,她伤的不算重,只是身上骨折,肩膀受了点伤,伤口都被处理好了,只是还没醒。

陆思渊摸了摸妹妹苍白的小脸,妹妹没事了他暂时放下心来。

手术室这边还需要人等着,萧锦楼自觉的跟着陆思妍的病床去了病房,在一旁照顾着,夏影后担心他照顾不过来,也跟着去了,留下陆思渊和阮小鱼以及萧越彬他们继续等。

这场车祸来的太突然了,失控的货车直直撞上了他们的车,整个驾驶座被撞得惨不忍睹,后座也没能幸免,受到了殃及。

情急之下叶颍丝将陆思妍护住,才让陆思妍保住了性命。但叶颍丝和陆宇恒就……

陆思妍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,她被挤坏的车门压到,左腿骨折,左手手臂骨裂,肩膀被碎玻璃划伤了几道口子,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

“唔……”陆思妍醒过来,扯痛了手臂上的伤,下意识抬了一下胳膊,下一瞬就被一只手按住。

“别动。”萧锦楼把她的手按住,放了回去。

陆思妍眨了眨眼睛,但眼前还是有些模糊的,她嗓子沙哑的开口,“锦哥哥……”

萧锦楼握住她的手,“我在,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陆思妍抬起另一只手,揉了揉眼睛,“看不清楚……”

“看不清楚?眼睛疼不疼?”萧锦楼拿下她揉揉眼睛的手,问她。

“不疼。”陆思妍想撑着坐起来,但她没什么力气,被萧锦楼扶着靠坐在了床头。

萧锦楼按下了床头的铃,给她倒了杯温水,“医生一会过来,先喝口水润润嗓子。”

陆思妍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,嗓子舒服了很多,才开口问道:“锦哥哥,爸爸妈妈怎么样了?”她记得车祸很严重的,还有那漫天的血色,现在她没事,那爸爸妈妈呢?

夏影后见她醒了原本激动了一下,听到这话不忍的转过了头,好好的一个家庭,因为一场车祸就这么毁了。

萧锦楼也还没想好怎么告诉她,刚好医生进来了,他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,道:“医生来了,先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身体,乖。”

陆思妍很听话,乖乖的任由医生检查,问什么答什么。“伤口都没事。眼睛是因为溅进去了污血造成的视觉障碍,我开点眼药水,多滴几次就没事了。”医生检查完后对萧锦楼说。

萧锦楼点了点头,“嗯,谢谢医生。”送走了医生,夏影后拿着药方去取药,只留下陆思妍跟萧锦楼两个人在病房里。

陆思妍看东西都是模糊的,她看着床边站着的人影问:“锦哥哥,爸爸妈妈呢?他们伤的重不重?”

萧锦楼在床边坐下,叹了口气,即便不忍,但有些事她早晚要知道的,他有些艰难的开口:“妍宝,伯父伯母的事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陆思妍心里一个咯噔,突然有些心慌,好像知道萧锦楼要说的不是什么好的事情。

萧锦楼紧紧握住她没受伤的那只手,看着她说:“伯父伯母他们,不在了。”他很清楚的感觉到手中那只纤细的手抖了一下,连带着陆思妍整个人都晃了一下。

“不可能的!”陆思妍的眼泪一瞬间就落了下来,她不敢相信的说:“不可能,锦哥哥你骗我的对不对,爸爸妈妈只是受伤了对不对,他们没事的对不对。”

她太过激动,萧锦楼怕她再次伤到手,一只手抓住了她受伤的手,陆思妍只能一只手晃着萧锦楼的胳膊,向他求证爸爸妈妈没事的“事实”。

“妍宝!”萧锦楼将她搂进怀里,细声安抚,“妍宝,听我说好吗。”

陆思妍把头埋进他怀里,哭到浑身颤抖,萧锦楼抚着她的后背,轻声说:“妍宝,你要坚强起来,你哥哥现在好忙,你要乖乖的把伤养好,才能让他放心知道吗?嗯?”

陆思妍打了个哭嗝,在他怀里点了点头。

陆思渊忙着处理父母的后事,阮小鱼寸步不离的陪着他,看着他在手术室外被医生的一句“很遗憾,抢救无效”给打败,紧紧搂着她哭的像个孩子,原来那个精明能干的总裁也会因为家人逝世伤心到落泪啊!

原来那个她以为的那个体贴入微又无所不能的男人,也只是父母身边的孩子而已,也会哭的肝肠寸断,满身狼狈。

那个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一步不离的陪着他,让他能有那么一丁点的依靠。

陆思妍还小,现在还在医院里,所有的事都落在了陆思渊身上,他只能迅速的振作起来,将事情都处理好,为妹妹撑起一片天。

还好有萧越彬的帮忙,陆思渊才不至于手忙脚乱,将所有能通知的人都通知到位,陆思渊脱力的靠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,“小鱼,对不起,害你跟我一起受累。”

阮小鱼靠在他身上,“我都决定这辈子都跟着你了,这点累能算什么。”

陆思渊搂住阮小鱼,把下巴抵在阮小鱼头顶,闭上了眼睛,“谢谢你能陪着我……”

“你太累了,回去休息会儿吧!”阮小鱼摸了摸他下巴上冒出来的胡茬,心疼的说。

陆思渊摇了摇头,“眯一会,一会去看看妍妍。”妍妍身处车祸现场,知道爸妈不在了想必会更难受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