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>都市言情>阴阳名著倒计时> 第 55 章 055人骨墙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55 章 055人骨墙(1 / 1)

石门上的红字,映在成渝的眼中。

他站在队伍最后面,观察着石门前的几人。

他闲着无聊的空档,数了一下人数,发现少了一人。而且这个少了的人,自从出了外语系后,就被他,或者说众人忽略了。

成渝的目光再次将现场所有人审视了一遍,确定那人不在后,小声唤来老K。

“怎么了?成渝。”老K来到他身边小声问道,目光警惕地观察着四周。

成渝说:“张冲不见了。”

经过成渝这么一提醒,老K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
但更让成渝介意的并不是张冲不见了这个问题,而是他们为什么集体都对这件事没有印象,甚至张冲失踪,张冲是在何时失踪的,都没有人知道。

“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?”老K神情严肃,看着成渝问。

成渝摇头,他也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直到走到如今这里,暂时脱离了危险,人才开始发现这件事。

这时,老K和成渝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两人互相看着对方。

“你先说。”

“你先说。”

“还是K哥你先说吧。”成渝说。

队伍继续走着,没人多在意石门上的字。

老K想了想,联想到他之前和成渝的对话,他说:“我觉得张冲不会无缘无故的失踪。这个地方很危险,随时都会丢命。张冲不是傻子,自然不会主动离开,那么还剩下两种可能:第一,我们之前说的有人混进了队伍中,我猜测其中或许就有张冲,第二便是他已经没了。”

成渝沉思了会儿,随即道:“我觉得第二种不太可能。张冲是个魔术师,他比我们来得早,更加知道这里面的危险,所以我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。但这种可能之下,也同时诞生了两个危险,那就是队伍中至少有两个人已经被换了,”他顿了顿,看向前面的队伍,说,“那便是张冲他们一起被控制了。”

老K的眉皱得更厉害了。

成渝的话,无疑成了现下最难的局面。

但他们可以值得庆幸的是,对方并此时并没有杀人的意图。

“K哥,这次你在后面小心。黄钛他们在前面开路,我不放心。我去前面探路,把背后交给你,我放心。”

成渝拍拍老K的肩膀,会心一笑。

.

顾时带着人快成渝他们一步进入迷途岭。

迷途岭,顾名思义,就是会让人迷失自我的地方。

正是因为清楚迷途岭的危险,所以顾时才阻止成渝他们,想要自己先他们一步进入这里。

林漾的复制人,基本是按照自己的指令行事。但还有一项任务,不是保护他自己,而是沿途观察和留存各项数据,然后回报给林漾做分析。

顾时当初选择和林漾合作,不是他自愿的,而是林漾看中了他的能力。

顾时想起当年课堂的意外。

后来才知道,那都是林漾自导自演的。其目的,就是拉顾时下水。

虽然在这所校园之内,不,在顾时看来,这根本不是一个校园,而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异类世界。

警惕地向前行进,顾时提高警戒心。

因为他知道,出事的时候,指望这群复制人救他还是保护数据,林漾那个戏精肯定会选择后者。

所以他靠的从来都是自己,命是自己的,不该建立在林漾的‘帮助’之上。

迷途岭的中心地带,在顾时观察一圈过后,得出了一个结论,就像是被覆盖轰炸过后的战区,满目疮痍。

这是顾时此时此刻唯一能联想到的词。

顾时发动指令,让复制人检测此地的数据波动,他自己则站在最上方。

拿出一根胡萝卜,顾时削了皮,开始啃咬起来。

但没吃几口,便被他扔了。

“有点儿索然无味了,怎么会这样?”他不解,明明自己以前吃的时候,觉得味道挺不错的。

脑海中闪过成渝的画面:

“你把小爷当兔子养吗?天天胡萝卜的!”

奶凶奶凶的样子,还真像个暴躁的小兔子。

顾时笑笑。

手中的信号器忽然闪亮。

顾时跳下去,走到一个复制人身边。

链接到复制人的主控程序,他发现这片地底下,有一个巨大的空地。而且里面检测出了人骨和基因数值。

顾时带着疑问让其他几个复制人过来,将这片空地凿开。

十分钟后,一个巨大的洞口出现在成渝面前。

“一号和三号留在上面警戒,其他跟我下来!”

顾时下完命令,就率先跳了进去。

其他几个复制人,除了一号和三号,纷纷跟着顾时进去。

顾时压低自己的身形,带上口罩,压着手电筒的灯光,小心前进。

越往前走,越发现里面的空间越大。

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这种熟悉的感觉在他看到外语系的残垣断壁后,一下子怔住了。

“怎么会?外语系不可能在这里?!!!”

主楼。

林漾办公室。

电脑信号器一直在闪。

几秒钟后,林漾从洗浴间出来。衣服都没来得及穿,直接打开电脑。

“怎么了?这么快就找我?遇到麻烦了?”林漾发丝上的水珠顺着他的脸庞低落在身上。

顾时看见后,人差点关了通讯器。

“看来你挺悠闲的。”顾时撇过头,将通讯器的摄像头对准眼前外语系的残垣断壁,说:“我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,外语系好好的,这里怎么还会有一个外语系。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当年那场意外的调查者之一,所以,有没有可能,这里才是真正的外语系,而我们之前碰到的那个,是有人故意设置的?”

林漾听完顾时的话,刚才还打趣欢喜的眼神,瞬间冷淡了下去。

他神情凝重,看着画面里的情况,说:“你把坐标发我,我去核对一下。还有地面上的状况一起发我。”

“好。稍等!”

复制人将数据汇总后,发给林漾。

几分钟后,林漾回复顾时:“确认你说的对,也不对。之前那个外语系是真的,当然,你所在的外语系也是真的,不过那是百年前留下的痕迹。这也让我更加证实了一个猜测,上面并没有毁掉百年前的现场,而是将现场转移,然后封存在这里,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?难道是这里有着他们也无法破解或者害怕的东西?”

“是这样,顾时,你先进去探查一番,将资料上传给我。还有,我要提醒你的是,若是太过危险,切记,立马撤退!”

顾时看着神情难得严肃的人,点头。

关了通讯后,顾时立马安排复制人分头前进。

.

几个时辰后,令顾时没有想到的是,他和成渝见面了。

不但如此,还是在地底下他刚进来没多久的外语系楼前。

顾时看着眼前人,想必外面的复制人已经被他处理掉了吧。

“你就不想向我解释点儿什么?”成渝上前,揪着人衣服质问。

身后是老K他们。

其他复制人感受到顾时受到威胁,纷纷撤回,准备向成渝发起攻击。

哪知成渝直接甩出顾时留给他的那把刃刀。

‘咣当’一声。

顾时看着其中一个复制人直接散架。

成渝准确无误地贯穿复制人的核心控制区,这个复制人废了。

这是顾时闭眼之前的结论。

“无可奉告。”

这是成渝千辛万苦找到顾时,顾时送给他的第一句话。

成渝苦笑:“无可奉告?顾时,你把小爷当什么了?用不着的时候,想丢垃圾一样,随手丢掉,甚至还嫌我累赘,想一刀捅死我吗?”

他几乎怒不可遏地一拳打在顾时脸上。

老K他们想要上前劝架,却被成渝忽然间转头,眼中的狠厉吓退。

顾时似乎没有要还手的样子。

但这样,却让成渝心中的火气更加大。

他一脚揣在顾时胸口,俯视着他:“真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死鸭子嘴硬!”成渝握紧拳头。

就在这时,尤佳大喊:“快跑,有水流冲进了这里!”

声音刚落下,出口的地方就被水流冲塌了。

与之伴随的,是刺鼻的腐臭味儿。

所有人心中一怔,他们都想起了之前的血尸河过境。

顾时手上的检测控制器显示,有一位复制人还在里面探索着。

“跟我来!”顾时起身,按照上面的显示往前走。

“跟着他!”成渝发话,然后第一个追上顾时。

他看向顾时,说:“你若再耍什么花招,小爷绝对卸你一条胳膊!”

顾时没有理会他,继续观察显示器的位置。

他们来到了一处墙壁前。

这是一个断臂,不到三米高。复制人停留在跟前,继续坐着扫描工作。

顾时和成渝走近。

灯光照射,墙壁上浮现出许多人骨和头骨,更让两人诡异的是,墙壁开始渗血。

两人后退几步,不约而同地开始头痛。

身后的众人看着近在咫尺的血尸河,一度陷入绝望中。

真的没路了吗?

可就在这时,墙壁上的人骨和头骨全部露了出来,他们自觉地组成一堵骨头墙,将众人护在了身后。

众人看去。

骨头墙散发着温和的红光,带着一点点的白光,将血尸河隔离在外,靠近不了他们。

成渝头痛得厉害,像是受到红光和人骨墙召唤一样,缓缓向前走去。

顾时发现后,伸手拉都拉不住他。

而顾时和其他人的脚底,像是被固定住一样,无法动弹。

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成渝向人骨墙和那红光靠近。

成渝空洞的眼神,在抬手触摸到人骨墙的那一刻,瞬间血红。周身青筋暴涨,他痛苦的大叫: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()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